伊万_83826

终于熬到高中了
学程考好累啊

有、有马?

联合更文的人物设定Ⅰ

女士优先。

①壒藦(我大女儿)

出现时间:
第二章

外貌:
能看得过去,不算漂亮妹子。灰绿色长发(后期白绿色),左半边脸用刘海遮挡伤疤(因为一些原因半边脸毁容)。身材中等,身高170cm。

性格:
比较孤僻和自我封闭,但是心肠绝对好的闷骚恐男症日常中二病1/1。因为身世不好而觉得自己会给旁人带来灾祸(万恶的宗教主义)的妄想症患者一只。对于做饭和养小孩有种莫名的执着。
一旦被触碰到底线就会黑化,黑化后属于半神,而且嗜血残暴。

设定:
因为世界是魔法设定(但绝对不是HP设定),所以有战力和属性分配。
瓂藦的神诋主掌着生物盛衰兴亡的规律(但不是四季女神哦),正常状态下是植物系加毒系的。(当然这只是擅长某种魔法的意思,并不是其他的都用不了哦)
战斗力无论黑不黑化都会爆表。

@已应钟声共鸣到来

联合写文第三弹

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 norman看着早晨的太阳,她将他带出了沙漠的边缘,同时还将剩下的果子留下了。

    日高时,norman就到达了他最早看见的建筑群。街上人不少,俨然一副生机勃勃的样子。现在自己也不能确定在这里会呆上多久,但是总得先找一个 落脚处。

     “大哥哥。”

      norman回过头,是一个小女孩拉住了他。

      “你有见过一个大姐姐吗?绿色头发的,眼睛是黑色的。”

      他脑海中立即闪过那个沙漠中的女子。“你找她干什么呢?小妹妹。”norman轻声问到。

      “她从沙漠里逃走了啊,爸爸要我抓她回去啊,”小女孩露出了天真无邪的笑脸,“她必须呆在那里哦,爸爸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这么小的小孩子?

        “大哥哥,你看起来好狼狈啊。是不是到战乱的人呢?”小女孩凑上来,“我带你回我家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呃……”norman尴尬极了,“那个大姐姐的事我知道――”“走咯!”那一刻,norman只记得一阵强光在眼前一闪而过,手臂上的眼剧烈跳动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welcome to――我的都城:雨翚!”norman睁开双眼,一阵凉爽的强风吹过,他破旧的斗篷别吹起。从悬壁上面看过去,一座座宏伟的建筑耸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个,你说的那个姐姐――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的哦。”小姑娘突然笑了起来,“她在这里哦,我知道的哦。”“那为什么――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姑娘诡笑一下“因为啊,你是让她归来的最后一只活体标本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norman向后退了一步,小姑娘就笑嘻嘻的看着他,抽出来一把大的可怕的解剖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谁让大哥哥是最后一个见到她的人嘛~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停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身后,那个绿发女子,才不过半日,她的头发却在尾部白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胩,停下。”

@已应钟声共鸣到来
    

联合写文第二弹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她看见那个孩子时是在一个昏黄的午后。沙漠边缘的风沙总是多一些,但她他对此不在意,身上破布般的斗篷在黄沙中十分显眼,在举步维艰的走着。

       然后,他直直得趴倒在地上。也怪,自己在边缘中了不少有昏迷气味的植物,大概只是昏倒了。她看看那孩子的脸,唯一奇怪的地方是他的眼睛,这倒是和自己一样,她苦笑。

       命运是最喜欢捉弄人的,明明不应该让任何人接近自己的,但是不能放着不管,对吧。她暗自想着,那是个还不大的孩子。
     

      他不是属于这里的东西,她在看见他的第一眼就明白,总有一天他会消失的,又是一阵苦笑,每一个接近她的人都消失了,那拥有接近神的力量又有什么用,连风沙对她都是绕行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明天,送他去首都吧,那样,就能见到她了。女子想着,只是稍稍看一眼。风沙吹过,带起她侧脸的白绿色头发,右脸是一片混沌的血痕,空洞的眼眶留下一滴血泪。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他醒了,太阳已经从东方升起。自己正生处在一间屋子里,窗外是茂密的丛林和鲜花。
    

       她正从窗外看进去,白绿的头发下,一只灰白瞳色的眼睛,反射着苍白的光。
    

“你醒了。
     
这里是恶德林,我是这里唯二的活人了。”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她一边说在,一边洒下一些种子,它们迅速发芽长大,长出了紫色的果实。藤蔓在他的目瞪口呆中推开窗户,将一些果子送了进来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你先吃着吧,我明天把你送出去。”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“那你……”他感到藤蔓撒安慰似的蹭了蹭他的脸颊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“不要问得太多,小心丢掉性命。”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她转身,看着太阳,苦笑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他愣了。

@已应钟声共鸣到来



ps:我想了一下题目,暂时我想拟订为――《落红无期》
      

更新 (假的)

准备和一个大大联合写文喽😄

心情舒畅
连续六场考试下来,我觉得我眼睛要废 @已应钟声共鸣到来

真·混更

我们是写手。


我们拥有坚定的信念。



那就是


跟随党的领导



坚持挖坑






打死不填。








第二坑,预告。


可以点文啦~
私聊哦~仅限于下周一到六
文风、格式自选,我(应该)都会。
CP就不一定啦~

史前巨坑。



欢脱向,各种搞事。
只有想不到,没有写不了。
绝对不会有刀(tang)的。我保证,真的,我保证。














正文

其实,作者是一个即将踏入初三魔咒的学生狗∪・ω・∪
《战争》这部文章其实已经在我的脑海里酝酿了一年多了,真实的作者有两个。一个本人,一个幕后不时提些脑洞意见的姐姐大人(我大老婆最棒了^ω^)。因为其世界观非常庞大,所以更新慢。而且,到开学后,应该就没有什么时间更新了,在以后的假期中我会全部补回来的(毕竟手稿党)。



再次表示歉意。







(然而这不是你今天晚上混更的理由呵呵→_→)

混更

几首好听的歌(1)

友情提示:
①本系列全属于作者本人观点,毫无诋毁之意。
②顺序并不是排名,在我心里,这里的每一首歌都是我的最爱之一。
③如果有任何补充说明和观点意见不一,下方评论区请肆意留言😊。
④本人不是专业学习音乐的,只是一时兴起发出来的,请多多涵盖各种理解错误。

⒈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》
作为经典的俄罗斯歌曲,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》的
流传广度远远大于俄罗斯国歌,紧次于《咯秋莎》。同时,它也是一首相等适合露中的小情歌。虽然歌词中没有悲伤的词语存在,曲调却悠长而凄美,令人回味。在夜晚睡不着时,放小音量,不要戴耳机,你会体会到这首歌曲真正的感情。

⒉《绿岛小夜曲》
作为邓丽君的铁杆歌迷(我真的没有暴露年龄,真的),除去几首经典,《绿岛小夜曲》则是一股清流。在丽君小姐的各种温情曲调中,绿岛小夜曲则是飘渺而虚无的,恰如一匹薄纱,一叶小舟,湖面阵阵微风吹过,清凉感迎面而来,在夏夜里听更有奇效。当然,小夜曲小夜曲,自然也适合睡觉时听。个人认为比较适合湾湾单人


⒊《咯秋莎》
又是一首耳熟能详的俄语经典。虽然全曲都激昂向上,却在字里行间凸现出一缕缕的愁情和哀伤。又是一首露中神曲,不解释。其实,俄语歌曲很简单,和日语一样,只要背罗马音就好,《咯秋莎》就是一首极其好的俄语入门。实在不行,也可以尝试中文版本。就是没有俄语原版的那种惆怅了。

⒋《平凡之路》
一首公路曲。
在第一次听到的时候,我第一反映是:老王。
后来我才发现:wcnm,原来是全员!
emmmmmmmmm,还是再听一遍吧,简直停不下来啊!


⒌《B小调雨后》
这是一首短小(嗯?)而高难度的歌曲,且不说副歌部分的颤音,还是高潮部分的高音回转,都是有很高的难度的。不得不说,这是一首(官方)名副其实的百合曲啊。点32个赞(≧▽≦)。




fbc.












这大概是我有史以来更新最快最多的一次了。珂珂😊





战争 (失踪人口回归)

第三章
   (搭配fate 中的La sola食用)
        北欧的夏天虽然说不上燥热,却依旧灼热。至少提诺·维那莫依宁是这么想的。
        这是他在军校的第二年。
        其实,他从小并没有相当军人的理想。他出生在一个平静的芬兰小村庄,父亲是一位教师,母亲全心全意地管家。小时的记忆非常平和,除了唯一一次德国亲戚的来访,家里都很少有太多声音,平静得像个墓园。
         有一天,它真的成了墓园。
         当人高马大的俄国人破门侵入他家时,他母亲甚至来不及将正拿在手里的勺子放下来,就被一枪毙命。他蜷缩在后院的冬青丛中,竭力地捂住嘴巴。他不记得自己是如何从草丛里钻出,如何找到自己的父亲,如何开口。
          那天下午,残阳如血。
          半个月后,他随着父亲移民去了德国。自从,他对父亲的印象更加淡漠。在十四岁时进了军校。
         上个月,他父亲去世。
         还是因为俄国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 提诺解开上衣的扣子。他付出了太多太多的努力,让自己从吊车尾变成了首席。
          他紫罗蓝色的眼睛里,一阵阵阴霾闪过。
         同期的士兵,称呼这个美丽的芬兰男孩――金色死神。
          他对这个外号一笑而过,怎么样都无所谓。他想。只要……只要能……摧毁他们。
          摧毁他们。
          是的,摧毁他们。
          多年以后,他再一次想起那时的想法,却是无法理解那份初心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这是一条贯彻生命的战争。
         

混更

昨晚的中俄艺术家大联欢中,我对主持人的一句话耿耿于怀。
“中俄的友谊……”
只见我双臂一挥。
“什么狗屁友谊,是爱情。”







成功被爸爸说教+科普历史(军人的职业病)